时评废止收容教育有何意义
发布时间:2020-01-12 18:51

  日前,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五次会议通过了关于废止有关收容教育法律规定和制度的决定,由此正式宣告存续了近三十年的收容教育制度被废止。这意味着我国法治在迈向程序正义的道路上又迈出了新的一步。被俗称“法外之刑”的收容遣送制度、劳动教养制度和收容教育制度,是我国分别针对城市流浪乞讨人员、轻微违法犯罪人员和卖淫嫖娼人员进行强制性教育改造的制度,是在刑法和行政处罚之间限制人身自由的制度,三者都属于未经制定法律而对人身自由实行强制限制,并且在实施过程中,都不同程度地出现了随意性大、执行机关滥用权力、公民权利受损甚至人身遭受严重伤害等问题。收容遣送制度和劳动教养制度分别于2003年6月和2013年12月被废除,收容教育制度的废止也顺理成章。

  而且关于废止有关收容教育法律规定和制度的决定,实施了二十多年,主要针对卖淫嫖娼人员的收容教育制度正式废除。这是继2003年废除收容遣送制度,2013年废除劳教制度后,被废除的第三项“收容系”制度。对于在收容教育制度废止后,法律界和司法界长久以来就有关刑罚之外限制或变相限制人身自由的相关制度的存废争议可告结束。诸如像“收容系”制度是具有强制性的准刑罚制度,但共同特点是,不需要通过法院审判,只需要由执法机关单方决定即可执行,甚至难以通过行政诉讼等途径获得救济。

  这是一条“重磅”消息。虽然废止有关收容教育法律规定和制度之前已有预期,但如今“一锤定音”且马上施行,还是令人眼前一亮,倍感欣慰。应该说,收容教育制度实施20多年来,对于教育挽救卖淫、嫖娼人员,维护良好的社会风气和社会治安秩序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也存在许多问题。从性质上来讲,收容教育是一种行政处罚措施,无需法院裁定,公安机关即可作出决定。而在根据我国立法法的相关规定,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和处罚,须制定法律。也就是说,由行政性法规所确立的收容教育制度,并不符合立法法的要求。

  在实践中,收容教育制度与治安处罚法也相脱节,主要表现为在打击卖淫嫖娼行为时,存在两种标准并存的现象,不仅造成了执法的分歧和困惑,也给权力寻租提供了不小的空间,导致执法的公正性受到质疑。事实上,随着全面依法治国的深入推进和法律体系的不断完善,以及治安管理处罚法与刑法的有效衔接,法律责任的进一步完备,打击卖淫嫖娼的法治机制建立起来之后,收容教育制度已经逐渐失去了其历史合法性地位,尤其是当劳教制度被废止之后,收容教育制度就愈加显得不合时宜。立法机关这回与时俱进,“一锤定音”,将其废止,既回应了社会公众关切,更是以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加强社会管理和治理的重要体现,彰显的是法治进步,同时也释放出了积极而强烈的信号。

  了解了一下,这收容教育制度可追溯至近三十年前。在改革开放后,一度消失的卖淫嫖娼现象又开始出现,1991年9月关于严禁卖淫嫖娼的决定出台,提出“对卖淫、嫖娼的,可以由公安机关会同有关部门强制集中进行法律、道德教育和生产劳动,使之改掉恶习。期限为六个月至两年。”随后两年,配套的卖淫嫖娼人员收容教育办法实施。从一定意义上讲,收容制度在特定时期维护了社会风气和社会秩序。但由于卖淫嫖娼在中国目前的法律制度和道德观念之下“见不得光”,这项制度实际上也有一定的民意基础。

  然而,相对于受到普遍批评的收容遣送和劳教制度,除一些专家学者和部分媒体提出过问题外,收容教育的制度并没有受到大范围非议。但十八大以来 特别是十八届三中全会做出了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战略部署,收容教育制度就愈发显得格格不入。人身自由是基本的个人权利,也是中国宪法着重保障的基本权利。而“收容系”制度的实质在于通过限制人身自由,对人进行思想改造或者行为矫正,但根据现代刑罚的基本价值观,非经正当程序,不论出于何种目的,均不能剥夺一个人的人身自由。

  因此,废止法外施刑的“收容教育”是唯一选择。这一制度的废除,也意味着我国法治在迈向程序正义的道路上,又上了一个台阶。这种“保护人身自由”的实质正义目标,和“非经正当程序不得剥夺人身自由”的程序正义理念相结合,才构成了现代法治的基石。这些年,谈到“废止收容教育制度”,总有一部分观点认为这是在为卖淫嫖娼张目,担心卖淫嫖娼会因此反弹。但其实,这是两个层面的问题。需要明确的是,废止收容教育制度后,卖淫、嫖娼行为仍然是治安管理处罚法明确规定的违法行为;此外,刑法也规定了组织卖淫、强迫卖淫等罪名。

  对违法犯罪行为的处罚和坚持程序正义、保障法制统一并行不悖,甚至也使相辅相成得。用“法律”而不是“办法”来追责,不仅是法治社会的要求,更是保障个人权利的必需。下,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各方面改革也逐步深化,利益格局复杂,应当看到,民众对公平正义的体验越发“敏感”、要求在进一步提高;也更可能因为不公平和非正义而激化矛盾。而程序正义是调和各种正当合理诉求和价值观念的重要制度设施,其本身不对各方面诉求的实质内容做评价,而主要通过公平的呈现,以审慎说理的态度,以居中裁判的方式给出结论。因此法治供给侧的改革中,进一步提高程序正义,是调和社会各种矛盾和纠纷的重要公共产品。

  在此之前,对卖淫嫖娼人员可由公安机关会同有关部门强制集中进行法律、道德教育和生产劳动,使之改掉恶习,期限为六个月至二年。根据立法法的规定,对公民政治权利的剥夺、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和处罚”只能制定法律。收容教育是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限制人身自由的时间最高可达两年,这样的强制措施和处罚只能制定法律,但具体规定收容教育制度的是卖淫嫖娼人员收容教育办法,该办法属于行政法规,与上位法即立法法的规定相抵触,成为法治的一个“硬伤”。

  但是,需要明确什么是收容教育,收容教育就是对嫖娼卖淫的进行收容所内禁止自由性教育。收容教育制度被废止以后,卖淫嫖娼的不再被关进收容所了,或者说卖淫嫖娼还没收容教养完的,自制度被废止之日后就可以被放出去了。虽然不用收容教育,但是卖淫嫖娼还是会被拘留罚款,严重者还会被判刑,而法律真的在不断完善和进步,国家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程序越来越规范。废止收容教育制度后,收容教育制度不再实施,但卖淫、嫖娼行为仍然是治安管理处罚法明确规定的违法行为。

  在现实社会中,对于卖淫嫖娼的监管力度非常大。大家都知道卖淫嫖娼是非常不好的风气,而什么是卖淫嫖娼呢?有关卖淫嫖娼法律又有哪些呢?在我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六十六条是这样规定的,卖淫、嫖娼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千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恩佐2登录在公共场所拉客招嫖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此外,刑法还规定了组织卖淫、强迫卖淫等罪名,并规定了明确的法定刑,刑法的规定也是遏制卖淫嫖娼行为的重要手段。

  什么是卖淫嫖娼呢?按照公安部司法解释,卖淫嫖娼是指不特定的异性之间或者同性之间以金钱、财物为媒介发生性关系的行为。也就是说,有关方面应当继续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对卖淫、嫖娼行为予以查处;对于组织、强迫卖淫,引诱、容留、介绍卖淫,故意传播性病等犯罪行为,应当依照刑法的规定追究刑事责任。对具有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六周岁的人卖淫嫖娼、已满十六周岁不满十八周岁的人初次卖淫嫖娼、因生活所迫初次卖淫等属于“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

  如今,提出废止收容教育制度,是贯彻依法治国方略的必然要求,是强化以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管理社会的重要体现,废止收容教育制度,将是我国法治建设的又一个重大进步。希望以废止收容教育制度为新的起点,其他不符合法治原则、已经过时过气的制度规定都能依法废止,这样才有利于深入推进全面依法治国,更好保障公民的合法权益,迎接新时代法治社会的到来。所以说,在废除收容教育制度,是中国迈向程序正义的新成果,但显然还不是最终成果。新时代的经济社会条件,需要新的公平正义制度,程序正义是一个核心选项。或者说,废除收容教育制度,是中国迈向程序正义的重要里程碑,也是一条更高要求的起跑线。也应该说,对于废止收容教育制度彰显了良法善治的理念和共识,良法善治的共识堪称收容教育制度的终结者。坚决依法取缔一切“法外之法”、“法外之刑”,才是全面依法治国的真谛和要义。诸如此类。

sitemap sitemap